您好,欢迎光临本店! 【登录】 【免费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贝瑞迪 > 贝瑞迪

浏览历史

© 2005-2017 今年一月十九日凌晨四点我的第二个孩子即将降生了。我在产房外的走廊里紧张地踱步徘徊。产房外的麻药宣传广告里用很醒目的方式标记着分娩疼痛等级是人类能够承受疼痛的最高极限。没有用麻药的妻子正在以命相搏承受着巨大的痛苦。产房里传来的是胎心监护仪器发出的孩子强劲的心跳声,医生和助产士们指导的声音和各种器材碰撞的声音却听不到一点妻子的哪怕呻吟的声音。影视剧里产妇夸张的嚎叫在产房里是没有的分娩过程中,再痛也要憋住不让气息散去才能够不断地用力加快分娩以免造成孩子的危险。经过不知多久的等待终于传来了孩子清脆的啼哭声。一阵紧张地忙乱后妻子和孩子分别被推出了产房。女儿一生出来状态就非常不错皮肤完全舒展开了,一头乌黑的头发眼睛也睁开了开始四处张望。随后妻子也被推出来了分娩的艰辛与疼痛已经让她的头发和衣服全部湿透,妻子苍白的脸上挂着极度疲惫但又难掩幸福的表情。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